打开读读日报下载读读日报

那神奇瑰丽的中土世界,正是电影这造梦艺术最完美的代言

图片:《指环王 3:王者无敌》

为什么 10 年前的《指环王》三部曲,现在依然能秒杀市场上绝大多数电影制作?

章漱凡,学电影的

知乎日报注:本文作者写于 2015 年


许多好回答珠玉在前,也来说一下我的看法。首先推荐一本书,《彼得杰克逊——从嗜血王子到指环王》,诸位有兴趣可以看看,也许会对 PJ 和魔戒系列有更深的印象。

老魔戒三部曲的最后一部《王者归来》,上映于 2003 年,距离今天也已经有 12 年了。没有人可以否认这系列电影的伟大,没错,它是幻异电影史上的巅峰之作(注意并不只局限于史诗魔幻)。但是我还是想略微指出,题主的说法也并不严谨;以 2000 年 Fellowship 的数码特效质量来看,是远不如今日的;而有了大量进步的 2003 年的 Return,比之今日的特效水平也不可同日而语;这是客观的特效进步。真正让 LoR 的观看体验如此震撼的并不完全倚靠 CG、合成等等数码特效技术本身,而是创作者的特效思维。

例如魔戒 1 中莫利亚门口水怪的段落,仔细看大图会发现在水面细节、触手细节方面瑕疵很多,还是显得比较“假”。然而创作者意识到这个 CG 水怪制作上的难点,因而减少了水怪的镜头,强调触手和角色的互动。

通过切得很碎的镜头、运动性很强的运镜方式、强烈的音效和音乐效果、阴暗的色彩设计,创作者不仅没有让这个制作上相当拖后腿的水怪模型成为弱点,反而强化了这一段落的紧张感,令人叹服。

再看一下魔戒 1 里对米那斯提力斯的建模水平,显然可以感觉到比较力不从心,用光和远景质感还是有些 CG 感。

这是魔戒 3 中米那斯提力斯的远景,水平上了很大的层次。

这是魔戒 3 中米那斯提力斯的细节水平。

反观魔戒 1 中米那斯提力斯的细节,不仅镜头少,也利用夕阳光效,加强阴影,明显不如三年后的版本来的细腻真实。然而,镜头里利用光效的这个方法很有意思,不仅可以掩盖当时建模水平上细节方面的不足,反而体现出王者之城落日余晖的韵味,不可不谓心思巧妙!

以上的例子说明两点:

1、CG 等数码特效技术在2000-2003之间的发展已经如此迅猛,更不用提和现在的差距,进步还是很大的;不能说当时的技术仍然可以秒杀今天。(就算是和国内比也不能这么说。好比你外婆用一个农村灶台就做出来一桌好菜,你拥有高档厨房却连炒个鸡蛋都糊;一桌好菜确实秒杀糊鸡蛋,但是并不能说土灶台就秒杀高档厨房。倒不如说,要是你能学会外婆的手艺,那就牛逼了)

2、技术不足被创作者非常牛逼地掩盖了,并且还达到了更好的效果。这是魔戒剧组的高明之处。

以上是关于特效方面的;题主虽说抛开剧本,但我们不能不说,老魔戒三部曲之所以如此经典,更重要的是在它创作、制作两方面的高超水准。

彼得·杰克逊是一个绝对的电影天才。要知道,他是一个对于幻异、邪典电影拥有极度痴迷的影迷;说实在话,类似于《魔戒》这样的题材简直就是为他量身打造的。他对于特效、魔幻世界、极端心理的痴迷使得他早在幼年间就开始了制作模型、拍摄超 8 短片的尝试。这些内容在我文首推荐的书中有详细和有趣的介绍,大家可以去了解。

总之,PJ 是魔戒整个团队成功的最重要保证,他在前期工作中的完美主义、超凡的想象力、敏锐的判断力,帮助包括概念设计师、模型设计团队、选角团队等各个工种超乎水平地完成任务;他在拍摄工作中的吹毛求疵、赏罚分明使得整个拍摄工作完成了超额的素材(这对于后期来说太重要了);在后期制作中对于特效的了解程度、将特效从制作提升为创作的努力……充分证明一个好的导演对于电影来说有多重要。(新三部曲拍摄时初定吉尔莫·德尔·托罗导演,当时好多老三部曲的演员就不高兴了。其实吉尔莫也是个不错的导演,《环太平洋》。)

况且,PJ 也不光是导演——由他创立的维塔工作室,如今在世界上的地位有多高就不必说了;单说他们为了这部电影,把当时颇为昂贵和低效的大场面特效软件 Massive Software 经过不断实践,修改成接近今日的版本,直接影响到了后来的大型战争特效制作领域……除了星战等那几个和魔戒同等体量的片子之外,你能找到另一个因为一部电影就改变了一种特效领域的例子嘛?

(Massive 是一款非常厉害的大型多人场面制作软件,能够制作出多达数十万的互相独立、能产生动作的士兵;现在它也有家用电脑版本,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下载一探究竟。)

而从整个电影的内容创作角度来看,我不详细分析,就举一个很小的例子:

魔戒 1 的开场,也即整个魔戒系列的开场。(啧啧,看看这个镜头,真特么漂亮。这可是九戒灵唯一一次正常形态出场哦)凯特·布兰切特的配音缓缓进入,节奏掌握很讲究,不断淡出到黑、由黑淡入。(这一段配音的人选也斟酌了很久,足见创作者的谨慎)

进入第一次魔戒战争的片段,节奏变化,黑场消失,音乐起,旁白略去,气氛提高。

魔戒遗失,再度节奏减弱,旁白起,音乐落,淡出淡入频繁。注意整个这个段落的影调、色彩和摄影,全部的暗调子,缓慢和充满所谓“史诗感”的镜头设计,基本是用黑白灰三色,非常克制。

缓慢的空镜,整个段落压抑、沉闷,充满洪荒之感。足足将近 8 分钟,已足够让观众极度沉浸,然后——

镜头一转,50 年后,沧海桑田——色彩明丽,镜头平稳,景深悠远,人物形态闲适,音乐转换为著名的“Dancing Hobbit”。(这是公映版的剪辑顺序,导演版不同)

除了使用这样一个极度克制与鲜明的段落对比,还有什么能将观众快速引入这个神奇而辽阔、黑暗的中土世界,然后再进入到美丽、田园诗一般的夏尔?若非创作者深刻地去解读了原著中对于田园与外部世界的关系,又怎能表达出这样的情绪和思想?正如邓嘉宛老师所说,这些创作者都是热爱着中土的啊。

这只是一个小例子,但正是这样充分使用电影艺术视听技巧的手段,使得本片永远是电影史上的经典,而绝非仅仅因为特效。

关于剧本问题,不详细介绍了。原著三部曲的内容、芙兰·沃尔什和彼得的强大夫妻档、长时间的打磨都促进了这一点。

当欣赏完这三部电影时,我们常会恍惚,仿佛那二维平面投射出来的世界才是真实,而自己身周围的一切均是虚妄。那神奇、瑰丽、危险、辽阔和壮美的中土世界,不正是电影这造梦艺术最完美的代言么?

巅峰的史诗文学原著、巅峰的导演、巅峰的团队:何止秒杀今日院线电影?

扫描二维码下载读读日报
© 2015 知乎

读读日报

发现更多新奇领域
在读读日报,还有上万个主编与日报。
打开读读日报
© 2018 知乎
请在浏览器中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