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读读日报下载读读日报

一位已婚和尚,在京都开酒吧,还是 IT 公司老板

图片:《朝五晚九:帅气和尚爱上我》

我和在京都开酒吧的已婚和尚聊了聊人生

骆仪,LonelyPlanet作者/潜水员/新书《京都好物》

龙泉寺上了热门,有人说,还是日本的和尚好,可以娶妻生子。何止娶妻生子,我认识一位京都大师父,不光喝酒还开酒吧,还有一家 IT 公司运作得 666!你想知道吗,老板是怎样的酒肉和尚?!他还有妻室,不戒酒色如何修行?

两年前,我推开京都和尚酒吧的门,老板接受了第一个来自中国的采访。喝着鸡尾酒“色即是空”与大师相谈,我理解了大师开酒吧的初衷,随即向他倾诉烦恼:父母逼婚怎么办?挣钱太少怎么办?

大师的回答耐人寻味。

阅读时间:色即是空的 4 分钟

中京区四坊崛川町,是罕有普通游客踏足的街区。留意那块写着“京都坊主 BAR”的黑色招牌,“坊主”在日语里就是和尚的意思。

深灰的墙,大门紧闭,没有暖帘也没有灯笼,如果不是慕名而来,很有可能错过。这就是京都目前仅有的一家和尚酒吧。

2015 年一部大热日剧《朝五晚九:帅气和尚爱上我》让中国观众惊呼日本和尚居然可以结婚,其实在日本,有家室的和尚很普遍,开酒吧的和尚反而不太为人所知。

如今全日本也只有四家和尚酒吧,经营的和尚都来自净土真宗寺庙,最早一家于 1992 年在大阪开业,随后是东京四谷和中野,京都坊主 BAR 属于后来者,2011 年初开业。

和尚不光喝酒还开酒吧?老板是怎样的酒肉和尚?每日喝得醉醺醺的如何修行?带着种种疑问和好奇,我推开了坊主 BAR 的门。

住持,IT 公司老板,父亲

昏暗柔和的灯光,摆满酒瓶的吧台,黑色木方桌,能看到坪庭的和式包间,看似跟普通的清吧无异,唯有餐桌上的铜钵显露出跟寺庙有点关系。

吧台后面那位身穿束袖深蓝僧衣的男人大概就是老板羽田高秀了。他理着寸头,头发花白,戴细框眼镜,如果换上白衬衫,分明是干净斯文的职业男性——事实上,羽田高秀的确拥有一家 IT 公司。

净土真宗本愿寺派光恩寺住持、IT 公司老板、酒吧老板、父亲,四个身份和谐共存于这位 56 岁的和尚身上。

用铜钵里的研磨棒轻轻一敲,嗡——声音不响,但酒吧相当安静,客人悄声细语,老板很快就捧着酒单前来,附上一页自我介绍单张,显然对我这类好奇的生客早有准备。

上酒时,他主动跟我们攀谈起来,说店里生意不忙时,他很愿意跟每位客人都聊聊。

庙小,和尚也愁柴米油盐

曾有中国媒体报道,和尚成为日本女人最想嫁的对象,因为他们收入稳定,脾气好,如此云云,《朝五晚九:帅气和尚爱上我》仿佛是此论调的印证。但羽田住持可不同意。

日本许多寺庙是家族代代相传的继承制,羽田高秀作为光恩寺的第十六代传人、独子,从小就知道自己肩负着寺庙的传承责任。然而,并非所有寺庙都香火旺盛,并非所有和尚都不愁吃穿,在京都三千社寺中,光恩寺默默无名,仅凭信徒香油钱难以维生,祖上的寺庙对羽田而言更多的是压力,而非丰厚的家产。

摆放在吧台一角的杂志《自由僧侣》是和尚主办的杂志,有很多有趣选题,以后我会继续专门介绍

早年间,羽田的收入主要来自 IT 公司。而为了吸引更多人来寺庙,他从 2005 年起尝试过各种活动:做香、 “马杀鸡”,甚至是开音乐会,但都无济于事,“活动完了就完了,总是感觉不太对”。

去美国嬉皮士圣地“取经”

“我一直在思考,什么是佛教。”

江户幕府时期,为打击天主教,幕府规定每户人家都必须在某间特定的寺庙登记户口,负担该寺庙殿堂的修建费用和住持的生活费,而寺庙负责登记人家的殡葬、 祭祀以及供养祖先的法事,形成寺(寺院)檀(檀越, 即施主)关系。

檀家制度使得佛教在日本繁荣至今,全日本有六千万佛教徒,但羽田对此抱有深深的怀疑。

“你问日本人你的信仰是什么,他会回答‘我家的信仰是佛教’。这实际上是把法事等同于佛教,把家族寺檀关系等同于个人。”羽田说,佛教看起来是日本主流宗教,但很多人并不真正知道佛教是什么,只是在有亲人去世时请僧侣来作法。

“寺庙是可以帮人解答困惑的地方。”

羽田去修习心理学,甚至远赴美国加州大苏尔取经。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壮阔的悬崖大海、反战思潮和聚居的嬉皮士,让大苏尔成为美国的归隐灵修之所。

“在那里你可以冥想、泡温泉、按摩、欣赏大自然的美景、参加心理工作坊,在轻松愉悦的环境里自我启发。”羽田想,日本能不能有一个这样的地方?

师傅,给我一杯“色即是空”

“寺庙太严肃,我先开一家酒吧吧,放松了才能思考人生。生活中碰了壁,来这里也许可以得到启发。”

于是,羽田住持开始全面学习酒的知识,参加多次酒吧经营培训,专程到东京和大阪的和尚吧讨教,在 2011 年开始营业京都第一家和尚吧。他仍然和家人居住在寺庙里,除了偶尔回寺庙做法事或出差去东京处理 IT 公司事务外,他都亲自打理酒吧、调酒,与客人谈理想谈人生。

东京四谷和中野的和尚吧都设有神坛,供奉佛像,佛教色彩很浓,定期在酒吧举行法会。“我的酒吧风格跟他们完全不同。坊主 BAR,名字上就已经表明是和尚开的酒吧,不用再刻意强调寺庙的元素。如果有客人对佛法感兴趣,可以随时跟我聊。”

羽田说,“心理疗法强调自由呼吸,设佛坛反而太像寺庙,恐怕也有点亵渎佛法。”

羽田高秀特意强调,酒吧的葡萄酒全部产自日本,多达二百种,啤酒也以日本酒为主,还有全世界的威士忌达四百种。鸡尾酒的名字颇具佛教色彩:色即是空、 烦恼炽盛、爱欲广海、诸行无常、黄泉之国......

色即是空

“烦恼炽盛”的灵感来自净土真宗创始人亲鸾的语录,烦恼起初很小,后来如火焰般不可收拾,以龙舌兰为基酒,红色代表火焰。

“诸行无常,没什么恒定不变。根据当天的心情、 搭配的食物以及气氛的不同,我可能会提供不同的酒,你拿到可能不喜欢。人生也是这样。”

如果忽略羽田的僧袍,我眼前这个男人就是一位称职的酒吧老板,懂酒,会聊天。在日本佛教特有的体系下,他不存在“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的两难境况,不需要面对“佛门和尚经商”的质疑,却会为今晚的客人不多而烦恼,更担心寺庙后继无人。

他是那么入世,谈论着柴米油盐的现世话题,却又怀抱着普度众生的远大理想:以酒吧为起点,逐步建起像大苏尔那样集温泉、按摩、瑜伽、心理疗法于一体的灵修中心。

婚姻是修行,卖酒是济世,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清规戒律皆浮云。

我有烦恼问大师

对于凡夫俗子的红尘烦恼,羽田高秀的回答有两种:“为什么要......”以及“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似乎漫不经心,又似乎饱含禅机,四两拨千斤。

同样的话,换个普通人说出来,你或许会嗤之以鼻,但从这位看起来很睿智的僧人嘴里说出,你会感到拨开迷雾见月明般的恍然大悟。事实上,许多人来这里寻求的,不就是一句当头棒喝吗?

骆仪:对酒精怎么看?

羽田高秀:酒精的历史很长,不能说酒精是不好的东西。意识恍惚时更容易遇见神佛,神社也有神酒呢。

骆仪:酒吧的顾客是年轻人多还是年长者多?男性多还是女性多?

羽田高秀:从学生到七十多岁的人都有,男顾客要比女顾客多一点。

骆仪:顾客都会跟您聊到什么人生烦恼呢?

羽田高秀:女性问得最多的是,结不了婚怎么办。

骆仪:对《朝五晚九:帅气和尚爱上我》成为大热剧怎么看?

羽田高秀:我不知道这部电视剧。以前只有净土真宗能结婚(亲鸾 31 岁食荤娶妻,引起佛教界轩然大波), 后来到了明治维新时期,统治阶层想要限制寺庙力量,就允许所有宗派的和尚结婚。

骆仪:结婚跟佛教的六根清净不冲突吗?

羽田高秀:亲鸾圣人说,人既然有这个躯体,就是有七情六欲的。婚姻会带来烦恼,处理烦恼也是一种修行,结婚、离婚,都是人生的“课程”。从小戒荤腥、戒酒色,不需要去面对这些诱惑,却也少了些“课程”。

骆仪:酒吧、IT 公司、寺庙,哪个对您更重要?

羽田高秀:(托腮思考)酒吧。

骆仪:您有什么烦恼?

羽田高秀:今晚客人有点少(笑)。

骆仪:为酒吧和 IT 公司的营收状况烦恼,是不是有违佛法?

羽田高秀:有什么问题就去处理,不会为此纠结。

骆仪:您的孩子会继承寺庙吗?

羽田高秀:我儿子今年刚开始工作,职业与寺庙无关。他有寺庙证书,但靠寺庙维持生计有点困难,现在都没几个人知道我家的寺庙了。寺庙以后怎么办?这是我每天的“课题”。

骆仪:你想去极乐世界吗?

羽田高秀:不去也可以。这也是我的烦恼,我还想轮回,再走一遍人世间,在地球或其他星球都可以。

骆仪:我也有很多烦恼想请教您。

羽田高秀:我不会提供解决办法,只是提供一个契机,让你们自己去回答。

骆仪:跟酒吧女顾客最大的烦恼一样,结不了婚该怎么办?

羽田高秀:为什么要结婚?婚姻就像啤酒,大部分人只知道三得利、朝日和麒麟,其实还有很多你们不知道的啤酒。

骆仪:父母逼婚怎么办?

羽田高秀:父母的压力可以不去管它。

骆仪:父母的期望不能不理会。

羽田高秀:为什么父母的期望不能不理会?你的内心认定了,要遵照父母期望,让他们开心。如果只有结婚才能让他们开心,那就去相亲。但如果你内心有比结婚更重要的事,你可以不结婚,甚至可以出家。这全在于自己如何看待。

骆仪:喜欢的人不喜欢我怎么办?

羽田高秀: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骆仪:挣钱太少怎么办?

羽田高秀:(托腮思考)唔……第一,可以跟老板提加薪或者跳槽,第二,想想你是否真的需要这么多钱。

骆仪:工作太累怎么办?

羽田高秀: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骆仪:觉得人生没有意义怎么办?

羽田高秀:这是一个好契机,说明在你的人生过程中,到了思考人生意义的阶段,你心里有事把你推向这些思考。你可以通过看书、研究佛教或心理学来寻找答案。思考人生的意义就是人生的意义。

- END -

PS:日本寺庙和和尚是很有意思的存在,可以住宿、参加禅修、抄经,甚至还有市集和瑜伽、各种节日,虽然我不是佛教徒,但抱着好奇心体验过以上各种,也仔细研究过那本和尚办的杂志《自由僧侣》。

-

撰文 / 骆仪 摄影 /Onni

本文原载于《京都漫步》,骆仪主编。

骆仪,Lonely Planet 作者,潜水员,现旅居京都,主编出版畅销书《京都漫步》《京都好物》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 骆仪 」(luoyi_gz) 查看更多旅行文章。

原创文字及图片版权所有,仅限知乎及知乎官方渠道发布,未经授权,任何组织或个人不得转载或节选摘录;欢迎转发分享。

扫描二维码下载读读日报
© 2015 知乎

读读日报

发现更多新奇领域
在读读日报,还有上万个主编与日报。
打开读读日报
© 2018 知乎
请在浏览器中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