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读读日报下载读读日报

大误 · 吃一勺钫

图片:编辑瞎说的

吃一勺钫会如何?

假定是吃的钫(fāng)-223(半衰期 22 分钟)。

钫的部分性质:熔点 27°C,强放射性,最终衰变产物为铅 -207。

铍砹2,性别男,爱好男,真蕨纲,好阴暗

首先抛出结论:入口即化,如同汽水一样刺激口腔内部,随后辣味,麻味,苦涩味,甜味,酸味等五花八门的味道依次充斥口腔,最后你将变得色彩缤纷,滋味十足,几个月之后受到镭毒颌炎的侵扰然后惨绝人寰地成为历史。

扯一句题外话,如果有这种能够装一勺固态钫的勺子请私信我,我要一箱。

由上图可见钫 -223 是铀 -235 衰变链的一个中间产物,半衰期半个小时都不到。作为放射性如此强烈的元素其本身就是能够放出大量热能的,而且钫的沸点据推测大约在 680 摄氏度左右,想在宏观世界里得到一勺固态钫基本不可能,这么大块的钫已经累积了足够多的热能去转换为气态了。当然,也不是说气态钫不能吃,不过对于气体而言用“吸”这个字会更加妥当……因此如果想要像吃一勺白砂糖一样吃这一勺钫,没有特殊器材基本上死了这条心吧。
当然我们为了能够让题主吃到这一勺钫,我们就假设有一个科学家为题主千辛万苦提炼出一汤勺钫,大约 11600000000000000000000 个不安分的原子被强行束缚在远没有一个巴掌大的空间里,并且这个勺子能够维持这些原子位置的同时也不会融化或者毁灭。
顺带一提,现在制造钫原子最主要的方法是用氧 -18 轰击接近熔点,十分洁净的金 -197 做的靶子,而且 20 秒之后好不容易得到的钫原子就衰变了。这样看下来一勺子钫的成本可能都要接近锎的价格,不过既然这种勺子都出来了,我们就不管这么多了。
那么,准备活动已经充分,我们就开吃吧。
从勺子进入口中的一瞬间,那一股束缚钫原子的力量在钫块尚还未划入口腔后灰飞烟灭。一普朗克时间之内恐怖分子一般高能的钫原子纷纷挣脱开孱弱的金属键,在口腔内部飞速膨胀,其速度之快倘若口腔内发生了一次核弹爆炸。

喏,就是这个样子。如果膨胀的气体没有直接炸开头部,将食用者变成学姐,或者也没有从被冲开的嘴巴里逃逸,将好不容易到嘴边的鸭子送飞,紧接着就是整个口腔全身被绑上电椅一般剧烈并且刺激,却转瞬即逝的麻辣味。辣味作为热,痛,剧的集合体,麻作为高频率刺痛口腔时产生的感觉,在身体的很多地方都能感受到,而钫衰变产生的大量热能带来的辣味和高能电子带来的麻味能够直接摧毁神经末端,在一秒之内的剧烈麻辣之后瞬间丧失。这个时候你的口腔内部大约就是直接四度烧伤,摸上去手感可能和焦炭差不多了。
随后尚未衰变的钫和水反应直接生成氢氧化钫和氢气,氢气可能从烧穿的皮肤里逃逸出去,抑或者留下如同气泡水一样的口感直冲咽喉,而如果还有一小部分味蕾没有被摧毁,至少能够感受到氢氧根离子带来的苦涩肥皂味,和不出意外类似醋酸铅和铍离子特有的那股甜味。
与此同时,高速衰变的钫释放出的贝塔射线已经把嘴里的各种化学物质粉碎成了大大小小的积木,而不同的积木也会有不同的味道:氢离子带来的酸味,氨基酸产生的氨带来的臭味,以及烧焦以后的苦味等味道直接向仅存的几个味蕾进攻。如果你想问具体的味道是什么样,可以参考一下志村妙或者香坂秋穗做的鸡蛋烧。

(这种不祥的紫色蒸汽是看不到的,但是和镭一样,钫能够强烈电离空气使其发出光彩,如同极光一样熠熠生辉,听起来更诱人了。)
千辛万苦花费十秒咽下去之后,等大约十个小时之后,进入到肠道开始被吸收时基本上所有的钫都衰变成镭了,也有极小一部分衰变成了砹,因为比例太小加上半衰期短在这里忽略不计。衰变时释放出来的能量足以融化乃至气化你的消化道,诱发强烈的胃穿孔等症状,并且在这种剂量之下癌细胞可以说是一定会出现的。这些镭元素很多都会被排出来,给你的大便渲染上幽幽蓝光,而那些被吸收的,极小部分的幸运儿们就被当作同族的钙元素,用来造骨头等结构了——前提是你现在还活着。
几个月后,除了吃下钫的时候烧穿的口腔依旧没有愈合,你会发现你的下巴会开始飞速肿胀,自己越来越没力气,甚至出现了大量恶性肿瘤,坏疽,痛不欲生。恭喜你,你体内的镭不仅占据了钙本来应该在的位置,用放射性缓慢地杀死组织,而且迅速的衰变也形成了大量的其他元素摧残你的身体,直到变成稳定的铅元素去扰乱你那些苟延残喘的蛋白质。其中镭元素大规模中毒在一战以后曾在一群姑娘们中间出现过,这就是大名鼎鼎的镭姑娘们。你现在的症状,基本上和镭姑娘当时的症状差不多,只不过,你可能更不成人形,
如果你觉得这段描述不是很直观,我就上一张首位死亡的镭女孩死时的照片好了。

















至于你的面容的话,请在这张脸上再添加几个大型坏疽和穿孔。如果即使是这样你依旧顽强地活着的话,请允许 SCP 基金会收留你。
然而这还不是结尾。在成为这样骇人的尸体之后,这些放射性元素依旧在源源不断地衰变,在至少十年之内尸体或者骨灰还具有可观测到的放射性……
基本上会是骨灰,铅做的棺材太贵了。
你的名字可能并不会被刻印在教科书上,但是一定会流传千古——很久很久以前,曾经有一位勇者,在核恐惧阴魂不散的时代,吃下了一勺钫……


这个答案其实也只是我的一个设想,将服用碱金属和放射性元素结合到了一起写下了这些,毕竟得到一勺固态钫在当前的科技面前也是建立在设想上面的......

扫描二维码下载读读日报
© 2015 知乎

读读日报

发现更多新奇领域
在读读日报,还有上万个主编与日报。
打开读读日报
© 2018 知乎
请在浏览器中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