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读读日报下载读读日报

小事 · 喜欢你是个秘密,而我准备带进棺材里

图片:《朗读者》

你有什么只能匿名说出,不敢跟任何人提及的故事?

匿名用户

我喜欢自己的小姨。

我只喜欢自己的小姨。

一口气说出这句话,真舒服。

今年我 27 岁,毕业 5 年,一直没有找女朋友,我妈一直催,各种相亲去了不少,每次我都用绝望的眼神看我妈,很想告诉她:别给我介绍了,我喜欢的是你的妹妹。你的儿子是个变态。

我小姨大我一轮,和我属相一样,小时候父母打工去,我寄养在外公外婆家,小姨如同我的姐姐,跟我同吃同住,住一间房,一起看电视,教我做作业,帮我揍那些欺负我的小孩子。

外公外婆很少冲我发火,考差了,做错了事,都是小姨教训我,一幅严肃的样子,但我知道她很懒,经常叫我帮她收衣服,洗袜子,叠被子,买零食,她还蛮不讲理,那时候她谈了男朋友,总是在晚上一边涂脚指甲一边跟那个男的打电话,咯咯咯笑个没完,我在她房间做作业,嫌她吵,被她不断掐背。

但我喜欢和小姨待在一块,她永远哈哈大笑,脾气火爆,跟人吵架永远不肯退让,我个性沉闷,几乎没有交心的朋友,闷葫芦一个,总是默默羡慕她的张扬。

记得她经常骑车带我去批发雪糕,厚厚一箱子,让我抱在手里,冰冰凉凉,一边骑车一边警告我别偷吃,永远的记忆。

六年级的时候,小姨上班了,在外面租了房子,爸妈也从广东回来,在家开店,做建材生意,我不再住外婆家,那一年我说不出的烦躁,烦躁店铺里油漆和木门的味道,烦躁和父母的疏离感,更多的是烦躁看不见小姨,让我觉得无所适从。

我有了第一辆山地车后,就经常骑车去小姨的出租屋玩,吃她冰箱里冰激淋,用她的台式电脑玩蜘蛛纸牌和扫雷,看她的琼瑶书,小姨依旧骂我,不许我吃太多她的零食,但是却拿我无可奈何。

小学毕业整个暑假我都泡在小姨那看动画片,租碟片看周星驰所有电影,帮小姨收衣服,等她下班了之后回来煮面,吃完面我洗碗,然后天黑才骑车回去。

小姨对我妈抱怨过几次,说我每天就知道玩电脑,我妈忙得没空,转头就忘了这事,几次之后她就懒得说了。

那时候我觉得小姨就如同我的亲姐姐,我对她永远没有隔阂感,生活中相处也不会很尴尬,记得一次她晾胸罩没夹稳,掉楼下了,也是我去捡的,楼道里的人看我拿着这个都看我,我倒没觉得不好意思,觉得这就是我小姨一件衣服,仅此而已。

初中,我的学校离小姨上班的地方很近,我天天去她单位食堂吃午饭,我妈没空做午饭,巴不得我有个去处填饱肚子,就给了我小姨我一年的伙食费,一般情况是,我下课了,去她办公室找她,然后一起打饭,有时候她同事也会一起,我就一边吃一边听他们的八卦,后来她有了男朋友,不再和我一起吃,我生了一段时间闷气。

小姨 26 岁的时候,准备谈婚论嫁,我那时候对这个没有概念,不以为然,一直到有一次撞见她和男朋友在楼下接吻,我突然觉得非常不舒服,非常恶心的感觉,说不明白。

我经常问她:陈 x(我一般都是叫她名字),你结婚了我还能来你这玩么。

小姨回答:能啊,以后来帮我带小孩。

但是我隐隐感觉到,我应该不能总来了。

初三毕业那年国庆,小姨结婚了,在外公外婆家里画的妆,穿上了婚纱,我小姨长得很好看,大眼睛,瓜子脸,很白,跟我妈妈,舅舅,完全不像,我长得不丑,甚至认为比她老公好看多了,她老公才一米七,比我还矮,我心里暗暗叫他墩布。

放鞭炮的时候,新娘子出门了,我跑到厕所,无声地哭了很久。

我不喜欢姨父,他也不喜欢我,尤其不喜欢我对小姨直呼其名,几次三番很凶的说我,小姨让我别理他。

我很生气,很想告诉他,我 6 岁就和你老婆一起生活了,我和她远远比你更熟,但是有他在的时候,我还是叫小姨。

高中的时候开始梦遗,梦里的对象全是小姨,吓坏我了,觉得自己是神经病,却停不下来。

梦到城市大爆炸,就我和她活了下来,然后我们谈恋爱,结婚,在废墟的角落里做爱。

又梦到睡在她铺子竹席的床上,有着淡淡花露水的味道,小姨睡在旁边,露出一个雪白的后背,让人血脉贲张。

每次梦醒,都扇自己耳光,内心深处觉得自己变态,当然,这种事不敢告诉别人,也不敢直视小姨,每次胡思乱想就去做作业,不停抄抄写写背背,忘记当下。

小姨没有孩子,我大一那年她离婚了,我内心一阵窃喜,大二时候她又找了一个,我依旧难过。

试着交往女孩子,没有感觉,味同嚼蜡心如止水,心里只装得下小姨,自慰什么的想到其他人就萎,但是想到她就很兴奋,我大概真的是个死变态。

花里我只喜欢蔷薇,因为她喜欢。

蔷薇以外的花类,潜意识里都统称为花卉,除了她以外,其他的女孩子都是别人。

我没有办法喜欢别人。

小姨对我也没有少年时期那么亲密无间了,她会把我当作成年人看待了,我想抱抱她搂搂她,总是被她打手,骂没个正形,会跟我讨论成年人的话题,工作,生活,偶尔也会问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我会紧张得心揪起来,然后打太极略过。

小姨有一次很严肃的问我是不是喜欢男人,被我翻白眼。

我很想告诉她,我是那种,你摸我一下手指,我就能硬上半天的直男。

大四爸妈问我去不去留学,我不想去,我已经在外四年孤独这么久,我只想老老实实回家找工作。

寒暑假回去,每周见一次小姨,在她楼下大喊:陈 x,我妈让我给你送一箱葡萄 / 火龙果 / 猕猴桃,事实上是我每次买两箱回家,然后自说自话说小姨送过去一点,爸妈从没怀疑过我的心思。

想来悲凉,我十多岁的时候想找她就找,现在还要经营理由。

有时候周末喊她看电影,她会陪我去一次,黑暗中闭着眼睛,假装旁边是女朋友,忍不住热泪盈眶。

小姨后来二婚,生了个男孩,我去医院看她,她指着我对婴儿说,这个大帅哥是你哥哥哦宝宝,我差点幻听成:这个大帅哥是你爸爸。

如果能和她结婚,我很乐意做他的爸爸,如果能和她结婚,如果能……

我回来工作后,经常买玩具去看小孩,她老公出差了,家里有婆婆一起照看孩子,婆婆看不起她是个二婚,人前背后总说他儿子吃亏,有一次去她和她婆婆吵架,见我来了,拉着我的手吼道:欺负我娘家没人吗,看,我弟弟人高马大!#~@%&……

后面还说了什么不记得了,就记得她把我这个外甥,口误说成弟弟了,我以前把她当姐姐,想来,在她心里,也是一直我当弟弟看待的,不是长辈晚辈的姨甥,而是平辈的弟弟,这个称呼让我高兴了很久。

不过后来我明白过来了,在她心中,我永远都是她的弟弟。

那次吵架后,她拉着我坐在客厅直哭,小孩子也哭,我安慰了她很久,然后打电话给姨父,把事情原委说了一遍,后来他一回来,就让他妈妈回家去了。

他对她这么体贴,也让我吃味。

如今我 27,她 39 了,站在她旁边,显得她十分娇小,我留了一点胡子,心里隐隐觉得,这样就能缩小和她的年龄差。事实上,很多人都觉得我们之前看起来只差 5 岁左右。

她还是很白,眼睛大大,瓜子脸,从前胖一点,现在瘦得厉害,眼角有鱼尾纹,十六七岁的时候,动辄打我骂我,如今对她儿子却非常温柔。

我知道她的生日,身高体重,爱吃的东西,喜欢看的电影和书,偏爱的衣服牌子,甚至内衣的尺寸。

但一想到我这辈子只能是她的外甥,就非常难过。

谢谢这个匿名功能,让我说出这个可能要带进棺材的秘密。

扫描二维码下载读读日报
© 2015 知乎

读读日报

发现更多新奇领域
在读读日报,还有上万个主编与日报。
打开读读日报
© 2018 知乎
请在浏览器中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