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读读日报下载读读日报

张扣扣被判处死刑:血亲复仇可以理解,但不会被社会所需要

图片:Arisa Chattasa / CC0

如何看待张扣扣案一审判处死刑?

红糖小糍粑,权律二的野生妈妈一枚

各位大佬都很关注这个案件,那我也来做点工,先详细地复盘下这次庭审,最后再谈谈我的看法。


一、案情概述

1.前事:

1996 年 8 月 27 日,因邻里纠纷,张扣扣母亲汪秀萍被王正军伤害致死。

1996 年 12 月 5 日,王正军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共赔偿张家 9639.3 元。

2018 年 3 月 30 日,张扣扣父亲张福如提交王正军案刑事申诉状,也提出司法赔偿申请,均被驳回。

2.本犯:

2018 年春节前夕,张扣扣发现王正军在家过年,便准备好作案工具伺机报复王家四男。

2018 年 2 月 15 日,张扣扣当众先后杀死王正军、王校军、王自新(一人不在),随后张扣扣逃离现场。

2018 年 2 与 17 日,张扣扣到公安机关投案。

3.后果:

故意杀人罪:故意剥夺他人生命,造成三人死亡;

故意毁坏财物罪:火烧他人车辆,造成 32142 元损失。


二、庭审过程

本次庭审张扣扣有两名辩护律师,分别是第一辩护人殷清利和第二辩护人邓学平。可以说,两位律师的辩护策略是截然不同的。我来梳理一下全程,让大家直观地感受一下。

1.庭前会议环节

受害者家属方:申请撤回刑事附带民事诉讼的民事部分

受害者家属直接放弃了民事诉讼部分,目的是使张扣扣方失去达成刑事谅解或积极赔偿的从轻、减轻机会,减少不死立执的可能性。

辩方殷清利律师:

①管辖权异议 ×

辩方:本中院曾经在处理张福如对旧案的申诉和国家赔偿中超期出具驳回申诉的书面材料,故申请适用管辖权回避,交高院或高院指定其他中院审理。
法院:承认存在超期,但属不同法律程序,本院具有法定管辖权,不必要变更或者指定管辖。

②申请精神鉴定 ×

辩方:张扣扣看守所时期心电图异常,又目睹母案可能有创伤应激障碍,或引起精神病。
公诉:张预备发难、准确识人、命中要害、思路清晰,且多人证词证明其精神正常。
法院:不同意鉴定

③申请审判长回避 ×

辩方:审判长在庭前会议中缺乏司法礼仪,恐有失公允,应当回避。
法院:不同意回避

④申请本次庭审全程公开直播

公诉:严重暴力犯罪,被害人家属情感上不接受,书面表示不同意
法院:同意公开

⑤申请调取旧案材料、申请证人郭某出庭

法院:同意

⑥申请调取未随案移送的公安 12 次提讯笔录、申请专门知识人郭某某出庭 ×

法院:已经核查笔录,不存在罪轻证据;专门知识人针对鉴定意见,该人不是鉴定相关人员

⑦申请排除提取凶器、打捞凶器和辨认现场的部分书证 ×

法院:此部分证据不属于非法证据,不予排除

2.开庭告知诉讼权利

律师:对审判组成无异议不申请回避,但依旧认为本院无管辖权。

3.法庭调查

公诉人宣读起诉书及讯问张扣扣:

公诉书:检方公诉意见书

①公诉罪名:故意杀人罪(3 人死亡)、故意毁坏财物罪(32142 元)

②认定事实:

关键词:
四人:本意图杀害四人,死亡三人,主观恶性极重(基本上升到死立执)
当众:二十余人目睹杀人,两人目睹烧车
预谋:提前购置凶器并预谋杀人
除夕:团圆佳节作案,造成恶劣社会影响
被迫投案:投案自首是因为走投无路(有问题:自动投案不应深究其动机)
误导侦查:到案后故意虚假供述,浪费人力物力(有问题:自我掩饰和隐瞒行为缺乏期待可能性)
不悔罪:没有悔罪表现
犯案根源:本案系多因一果,不是单纯为母复仇,也是逃避现实困境
恶意炒作:利用民众朴素正义感,故意混淆是非

③张扣扣:没有对王正军补刀,对其他公诉指控的犯罪事实没有异议

4.举证质证

主要争议内容:

(1)是不是被迫自首?

公诉:张扣扣投案是因为没钱,有钱肯定就跑了(依据:被告人当时的供述)
辩护:张扣扣是自动投案(依据:姨夫关于其预备自首的证言)

(2)杀人动机到底是什么?

公诉:张扣扣因为生活不顺而泄愤报复
(依据:服役和劳务等多年经历;姐姐堂妹关于其生活不顺的证言;战友、同学、队长和主任关于其受骗经历和生活不顺的证言)
辩护:属于猜测性证言,无法推断出其因生活不顺犯案
法院:合议庭已注意辩方观点

(3)该不该精神病鉴定?

公诉:作案全过程思路意识清晰,证人证明其精神状况正常
辩护:看守所期间心电图有问题,很可能存在 PTSD,不能单凭意识控制力判断
法院:合议庭已注意辩方观点

5.法庭辩论

(1)第一辩护人殷清利辩护意见:

审判管辖异议:申诉案超期驳回,本院存在利害关系,应变更或者指定管辖
进行精神病鉴定:心电图曾有异常
民间纠纷引起、被害人曾有过错、1996 年裁判太轻:可以轻判
非法证据排除:本案证据应该排除一部分

一辩对张扣扣发问主要确认内容:

张母系被王正军打死
张扣扣目睹了解剖母亲并参加了当年庭审(心理创伤)
投案是考虑跑也跑不掉(主动自首)
进入看守所后时常心惊(可能精神病)

(2)第二辩护人邓学平辩护意见:

辩护意见:邓学平律师的辩护意见《一叶一沙一世界》
主要逻辑:
第一,这是血亲复仇(本人基于心理创伤犯案,没有合理的社会仇恨排遣渠道)
第二,血亲复仇有人文基础(历史上倾向从轻、现代司法也有局限)
第三,国家法应该吸收民间法(期待融合和对话)
诚然,张扣扣是犯罪者,不应该歌颂为英雄,但期待法外余温。

必须说明,这是一篇不怎么提法律适用而走纯价值流的抒情性散文,只不过有辩护词的头尾。在我国的审判体制下,这类文章显得迥乎不同,更像是其他法系的风格。

说得过分点,这篇辩护词美则美矣,其实没有佐证任何适法性的从轻、减轻事由,对于个案本身的走向没多少实际作用,而且明眼人都能看出有精雕细琢的炫技成分,引用了大量法谚、诗句和典故。

简单地说,如果这是一场辩论赛,辩方给出的价值已经是凌驾性的,足以赢得一筹。但法庭更看重的是证据和事实,文中没有提出有效的法定或酌定轻罪事由,显然对个案结果来说是一篇不怎么有用的辩护词。但是,我们不能不否认其写作之用心,用词之精美,及其提供的视野的宏大。可以说,意义已经超出了个案,提供给全社会深入的思考。

当然,考虑到本案光是在杀害人数上就很难转圜死立执结果,辩护人的辩护空间实际很小。这样一篇剑走偏锋的辩护词,往往能够更大地带起社会共鸣,为二审打好舆论基础。再考虑到一辩殷律师在庭前会议阶段就已经主打了法律适用,两相配合之下,邓律师负责价值的升华,说起来反而是聪明的选择。

二辩对张扣扣发问主要确认内容:

张母系被王正军打死
从来没有放弃过报仇想法(杀人根源在于复仇)
有准备自首(主动自首)
现在有后悔(悔罪表现)

(3)关于是否适用死立执的讨论

公诉:泄愤目的、手段残忍、影响恶劣、不存在精神病、构成自首但不是必须从轻减轻
辩护:复仇动机、PTSD 也是精神病、自首
被告人:我没有滥杀其他无辜,没有社会危害性(......)

6.被告人最后陈述

我承认犯罪事实
对造成的社会不良影响道歉
希望被害人家属谅解

7.恢复法庭调查

辩护:张扣扣当庭可以缴纳四万元赔偿款

被害人家属:已经撤回了刑附民的民事部分,不接受任何调解,不接受任何赔偿,强烈要求死立执

8.当庭宣判

动机认定:多因之果(不能理智对待仇恨 + 生活不如意)

认定事实:当众、佳节、手段残忍、情节恶劣、危害性极大

法定酌定事由认定:认定自首情节,但不足以从轻处罚

结果:两罪并罚判处死立执,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综上:

说句很不“法律”的话,本案的结果其实早就注定了,这就是为什么能够当庭宣判,你说法院猴急也对,但其实想想择日也是一样的。

本案其实没有什么辩护空间可言,刨除开申请回避、申请管辖权意义和申请排除证据等惯用的辩护技术,辩护中主要涉及的适法事由还是集中在是否是自首(可能会减轻)、该不该精神病鉴定(也许会免责)、是不是血亲复仇(符合道德价值)和试图赔偿(争取刑事谅解)上。

这次庭审与其说是一次辩护,还不如说是一场教化,邓律师的辩护词已经点出了本案的思考价值,我也就不多赘述了。


三、我的碎碎念(1)澄清问题

纵观全案,我们不难发现一些问题得到了澄清。

1.不存在媒体所谓的“顶包”现象

张扣扣本人在被两位律师发问时都给予了确认,当初杀死张母的系彼时 17 岁的老三王正军。

2.1996 案的判罚并无显著不当,但确实是悲剧的多因之一

用未成年人王正军来李代桃僵的推测虚假,已经被张扣扣本人否认了,那么我们讨论旧案是否不当,主要还得看量刑和赔偿问题。

定性为故意伤害:张福如姐姐证言证实,其母吐口水,主动用击打王正军两下,王正军反击母亲一次,的确是伤害故意
量刑七年:故意伤害致人死亡 + 受害人存在过错 + 未成年人=7 年,的确符合法律规定
赔偿 9639.3 元:如 @TEDCJK 指出,这个数额属于彼时 10 年左右收入,且 96 年陕西丧葬费标准为 1500 元,也符合判决标准。张家当时主张的 25 万显然是天价赔偿(现在的死亡赔偿金都多是几万元),不能以是否被满足作为公允标准。
王正军服刑时间:一次减刑加后期假释,并无显著不当。

当然,简单的一个判罚下来,没有跟上后续措施,导致了张扣扣人生的多舛,而且他的心理感受也一直没有被关心和纠正,终于让受害人变成了加害者。

不够完备的司法没有做到止争,而是浅尝辄止,这也是悲剧的产生原因之一。

(2)纠正双标

这里,我想说自己的一大困惑点——生效裁判文书的既判力,为什么在网民眼里,其证明力的高低是飘忽不定的?

答案可能很简单,在新闻报道的前期,我们往往就有了锚定效应,坐实了人物的好坏之分。强奸案的受害人是值得同情的,被反杀的人是活该的。

在汤兰兰案中,汤母等人试图用一面之词推翻生效判决文书确认的内容,招来大部分网友的愤怒,大家认为个人主张无法推翻经过审判和法律论证的文书。这时候的偏向,是基于对汤兰兰受害身份的同情。
而张扣扣案中,大量网民轻信王家顶包的媒体报道,也认为判决枉法舞弊、拿今天的眼光说赔偿太少。这些,其实也是基于受害者家属张福如的个体主张,在没有反证的情况下,选择攻击了法律文书确认的内容。
所以说,我们选择的是道德倾向,而不是事实分量。

这种矛盾的所在,其实就是我在本次事件中最想说的话。

我们可以如邓律的辩护词一样拔高价值,去思考,去发现,当然有法不能及处,比如判罚后的安置不够、社会的疏导缺失、与民间法的对话不够。但是,绝不是被个人锚定印象和媒体二手报道带着走,肆意攻讦司法本身,甚至像部分人一样把无奈可悲的张扣扣塑造成正气凛然的大英雄。

(当无有力反证时)司法公信力>个人主张力这个标准,正是排除这种双重标准的法则。当然,司法也存在例外,那你也得承认他的大概率得证,其权威性远远大于个人和媒体。

当没有足够证据时,屁股不因为道德倾向而放在小端,来猜测诋毁大端,这是个很简单的道理。

(3)复仇可以理解,但不是英雄,血亲复仇制更不会被社会需要

最后再简单谈谈血亲复仇这件事,我的观点是能道德上理解但无法支持。

第一,血亲复仇的基础是历史上的氏族宗法,呈现公权力处罚但减轻的形势。时代已经更迭,宗法氏族消亡,社会契约让渡了刑罚权,同时刑法的作用也从朴素报复性蜕变。可见血亲复仇从轻已经没有制度基础和操作合理性,但仍旧有道德上的共鸣度,这点无法反驳。不过司法还存在问题,不代表可以回引血亲复仇。

第二,所谓的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是《汉谟拉比法典》中绝对对等化的同害刑,但在现在,你也永远无法做到真正的同害报复。至少我认为张扣扣案是血亲复仇,但绝对不是同态复仇。

第三,血亲复仇要命之处在于无序性,如果你合理,那对应地别人也合理,永远无法停止一报还一报的轮回。

扫描二维码下载读读日报
© 2015 知乎

读读日报

发现更多新奇领域
在读读日报,还有上万个主编与日报。
打开读读日报
© 2018 知乎
请在浏览器中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