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读读日报下载读读日报

人为什么会喜欢把手插到超市的米箱或者豆箱里?

图片:ulleo / CC0

木棉959,准V7.0 BNU PSYer。微信、微博:心理学生看点啥

一个猜测:也许把手插到米袋里时,米的触感能让我们逐渐把注意力集中过去,而在关注这种触感时,我们能达到接近正念(mindfulness)的状态,而感到舒适。

(感谢 @animus 指出,舒适和不想 ddl 不是正念的目的,当时写上文的「舒适」是结束这种触感后的放松的舒适,当时想的是类似于正念平复焦虑的那种舒适,而后文中「不想 ddl」是集中于当下时就不会去担心过去和未来,是一种效果但不是说为了这样的目的而做的。但的确,我写答案时只觉得这种对当下感觉的觉知像正念,如果是过程中的感觉「舒适」的确带有评判,这跟正念的原则不相符。更多补充放在文末。)

把手插入米袋之后,一粒粒米会争着把我们的手「吸住」,让手陷在其中,我们甚至不用费太大力气就能去专注地感受这种触感:手心里的,手背上的,手指间的,甚至手指尖儿的。

这种触感密集而舒适,简直舒服到令人浑身发麻。动一动的话,米粒之间的轻微摩擦也许还会发出哗哗声,如果环境安静,我们的耳朵就能更精准地捕获这种声音。

嘿,这种感觉这么舒服,谁还会费心去想昨天甚至上个月的烦心事,去担心明天甚至下个月的 DDL?此时此刻,我们正在做的事 —— 手插在米箱里 —— 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让我们的感知都集中在了当下,集中在了自己的感受上。

这好像正念啊!

之前接触过正念的朋友应该会知道经典的用一颗葡萄干体验正念的方法,流程比「插米袋」复杂得多,从触觉、视觉、听觉、嗅觉、味觉多种感觉出发去感受:

用手感受一下,这个小东西放在自己的手掌上有什么样的感觉,能够感受到它的重量吗?
用手去轻轻捏一下,感受一下它的软硬和温度。选择一只手的两个手指,把这个小东西放到自己的眼前。
看看它的表面,感受一下它的颜色,外形,轮廓。把它放在光下,看看跟刚才看到的会不会有什么不同。
然后把它拿到耳边,听听这个小东西会不会发出什么声音,如果左耳听不到可以换右耳,轻轻地摇晃一下是否能够听到有趣的声响。
然后可以把它轻轻拿到鼻子跟前,深深地吸一口气感受一下这个小东西的味道,自己喜欢这种味道吗?跟自己起初的想象一样吗?可以把这个小东西慢慢地移开自己的鼻息,感受一下在什么样的距离就闻不到它的香味了。
或许现在你已经对它的味道有所期待,可以轻轻把它拿到嘴唇边上,用嘴唇感受它的表面,然后咬下一小口,留意这一瞬间自己的口腔中发生了什么变化。可以把咬下的这一块放在嘴里,像是太空漫游一样带着这一小块事物在口腔里环游一圈,然后选择一颗牙齿将它咬开,感受自己的牙齿舌头喉咙是如何配合把事物碾碎又咽下去的。
接下来可以用自己平时的方式吃下去手里剩下的一部分食物,感受一下这一次跟刚才吃东西有什么不同。

插米箱也许没有这么全面,但盆友,当你的手放在米箱里的时候,你真的不会被这种触感吸引吗?

这也让我回想到上张日昇老师的箱庭课时的一些想法。

我想,箱庭疗法最初要邀请来访者摸沙玩沙,大概也是同样的原因。先集中在当下的自己,才更方便下一步的疗愈。

另一个猜测是,米和沙子的「可塑性」都很强,很容易被我们改变形状,虽然这种改变不够「稳固」,但也差不多够让我们感受到可控感。箱庭疗法的另一大疗愈原因就是,在塑造箱庭世界时,这个世界是完全属于我们自己的,想把建筑摆到哪里、想在哪里「挖」一条河,都听自己的。


又去翻了一下正念相关的内容:

正念的核心就是看清楚,看清楚自己的情绪和想法,看清楚自己每时每刻身体的感受,看清楚外界世界和自己的联结。……「带有目的地、不评判地对此时此刻进行觉察和留意」

也去看了其他答案,很多答案都在说把手插入米袋中很「爽」,即便这种爽吸引我们更关注感受,这也不是自己有目的的觉察,并且这种爽感继续下去。从这些角度来说,原理的确跟正念相去甚远。

所以,应该只有集中感受这一点;而感受到的东西给了我们怎样的反馈,这种反馈如何吸引我们停不下来,就要期待脑与认知科学研究领域的答主们啦。


欢迎关注专栏:心理学生看点啥

欢迎搜索关注微信、微博:心理学生看点啥(WhatPsySee)

扫描二维码下载读读日报
© 2015 知乎

读读日报

发现更多新奇领域
在读读日报,还有上万个主编与日报。
打开读读日报
© 2019 知乎
请在浏览器中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