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读读日报下载读读日报

四大泳姿是人类游泳的最优姿势吗?

图片:Free-Photos / CC0

蓝星上的喵,开始练游泳....努力中

没错,某种意义而言,蝶仰蛙爬四种泳姿,基本就是这四种移臂方式的最优解。

泳姿这玩意,其本质取决于“移臂方式”,而非“游进姿态”,甚至可说是移臂方式决定游进姿态。

至于为何移臂如此重要?

因为现代智人这个陆生物种,看似有很多水生动物的特征,然而实际上并不算真正擅长游泳。

作为树栖灵长类,本该呆在树上采食各类干果水果,远离地面的各种危险,然而机缘巧合之下,人类祖先竟然下树学会了直立行走。。。。

而为了适应“直立”,人类对自己的脊椎、骨盆与后肢进行了一次全面的翻新设计,甚至重新构建了其中一些细微的力学结构。然后有一天人类发现,自己笔直的躯体、光滑的皮肤和强大的核心力量,除了能在岸上行走奔跑,下到海里只要保持好身体姿态,似乎阻力也不大,游起来也丝毫不弱。

然并卵,这其实只是错觉,其主要原因在于动力系统太过孱弱。

为了高效进行直立行走,人类不得不将最强壮的肌群安排给核心与后肢,这一点虽和鲸类相似,但人类后肢蹬踢水时基本就是个四处漏水的筛子,根本推动不了多少水流,因而无法产生足够的反作用力,来推动本体前进。

而任何人一旦带上脚蹼(类似鱼类尾鳍的泳具),情况就会大有改观,推水效率立刻便获得大幅提升,即便像飞鱼菲尔普斯那样 47 码的大脚,依然可以通过穿戴脚蹼,获得比原先高得多的峰值功率输出。

由于腿的先天低效,于是不得不强调划手的重要性。

然而受人体几何形状和关节方向的限制,每用手划完一次水之后,不得不通过移臂,将手重新置于起始位置,好为下一次划水做准备。

可是移臂问题在于,其方向必然与游进方向相反.......任何一种水下移臂方式,都会急遽增加前进阻力,无疑是一件愚蠢至极的行为。

这也就从逻辑上决定了人类的泳姿必然围绕着空中移臂来设计。

而人类所有的空中移臂方式,基本已被四大泳姿覆盖了。(竞技蛙泳的移臂基本上也在空中完成)

评论区惊现梦觉大神,大神认为上句话欠妥,对此我没有意见,他的确很专业,我看过他不少视频,也从中获益良多。

事实上,现有泳姿的划臂效率也非常之高(比腿高,但短距冲刺中腿的峰值输出更高),例如孙杨在伦敦奥运破记录的 1500 米自由泳,除了最后冲刺阶段,手臂划水才是他主要动力输出来源。在这类长距离项目中,极限速度并不是第一要素,能量转换效率才是最重要的因素。相比其它运动员,孙杨无比高效的划臂正是致胜关键。

------------------------------------

目前这四种泳姿,在竞技体育的大环境下,已经千锤百炼过了,每一种都包含了大量的技术细节,所以既不可能大改,也不可能发明出新的泳姿。

但在顶级运动员那里,各大泳姿的细微调整,从未停止。

扫描二维码下载读读日报
© 2015 知乎

读读日报

发现更多新奇领域
在读读日报,还有上万个主编与日报。
打开读读日报
© 2019 知乎
请在浏览器中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