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读读日报下载读读日报

你为什么讨厌民国?

图片:Pixabay / CC0

孙漾谦,不,那是我的生命

作为一个民革党员,我本不讨厌民国。但是……

(这不是我的书房,是我常去的一个民革活动中心)

我被一些民国粉逼得,活活厌恶了民国。

我的朋友圈里,从前有位女作家,后来被我拉黑了。

她的一大爱好,是在上海的各种民国遗迹自拍,然后自恋地表示:自己最适合生活的年代和地方,就是民国时的上海。

在她眼里,当个活在那时代的女性,就会是名媛,是林徽因,是张爱玲,是胡蝶,是上官云珠……

但事实呢?

我们打个比方:在《红楼梦》里,是小姐多,还是丫鬟多?还是生活还不如贾府丫鬟的女子多?在那个时代,是贾母多,还是刘姥姥多?

真转生到民国,你不会是大堰河?不会是小福子? 或许是几斤白面就能卖掉的娃?是成为她们的几率大,还是成为名媛的几率大?

学术圈有些教授,热捧民国的大师们,捧得他们一个个像活神仙,好像那才是中国学术文化的黄金时代。你别说,还真就拍出了一部叫《黄金时代》的电影。

“一切都是自由的”,呵呵。

但事实呢?

那时有多少文盲?邵飘萍、史量才、闻一多先生们是怎么死的?左联五烈士被你们忘却了吗?上海秘密警察的电刑、烙铁、辣椒水、钉指甲缝,都忘了吗?就国学而论,民国的学术大师如陈寅恪、王国维,真的超越了乾嘉的钱大昕、王念孙、王引之、段玉裁、戴震……们了吗?

就文学而论,鲁迅、周作人、老舍等少数还不错,其余的,冰心、朱自清、郁达夫、叶绍钧们,比莫言、贾平凹、张炜、陈忠实、韩少功、王安忆强?

歌颂国军抗战业绩的人,忘记了那年代可耻腐败的一幕幕?国土在丢失,官僚还在发国难财,“战士军前半死生,美人帐下犹歌舞。”这都不足以形容其惨了!

埃德加•斯诺在 70 年代初重来中国,文革年代,还很穷,很落后。但斯诺很受震撼,因为,他回想起了民国时所见的一幕一幕,毕竟,他不会做那些老上海的繁华梦,因为他看到过真正的民国。

他写了一段话,排比句,每句的开头都是“忘不了”,全文我记不住了,就还记得两句,这两句,已经足够触目惊心:

“……我忘不了,被丢在战场上,不能动弹的伤兵,成群的老鼠在吸吮他们伤口里的脓……我忘不了,饥饿的少女,抱着孩子,乳房干瘪得像七八十岁的老妪……”

国民党溃败后,陈寅恪先生写过一首诗,结尾两句道:

“兴亡自古寻常事,如此兴亡得几回?”

我外公,是国民党人。民国后期,他在某县城当财政局长,因为灾荒,到省城去催救济粮,一次次吃闭门羹。悲愤交集,大病一场。

淮海战役结束时,他写了首诗道:

“木落霜天雁阵哀,寒潭照影此徘徊。英雄已去空残垒,词客同来吊废台。冷眼又看秦失鹿,焦头漫夸楚多材。思归陶令家何处?愁对黄花一举杯。”

民国完了,没戏了。解放军渡江时,外公选择了主动起义,因为民国让他彻底心凉了。

中国要崛起,民国绝对不是答案。无论果粉如何去美化它。民国最可怕的,不是贫穷和落后,而是散沙般的肌体,和这肌体上早早腐化了的统治阶层的灵魂。没有凝聚力和希望。

新中国,也算是风风雨雨,历史上有过许多问题,现在的中国,依然也存在不少问题。但是,这绝对不是美化民国的理由。我们应该看到的是进步的历程,看到一切在变好,看到未来。

写到这里,我突然想起:当年的民革成员,有几个不讨厌民国的?不然,压根也不会有“民革”存在了。

————补充:

曾经有个台湾学者,很爱看《人间正道是沧桑》,说那片子渲染南京没落政权的气氛渲染得很好。我问他,怎么看待民国的失败。他说:“得人心者得天下,还用说吗?”

扫描二维码下载读读日报
© 2015 知乎

读读日报

发现更多新奇领域
在读读日报,还有上万个主编与日报。
打开读读日报
© 2020 知乎
请在浏览器中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