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读读日报下载读读日报

ASMR 自发性知觉经络反应(颅内高潮)是什么?

图片:那谁谁 / 知乎

知乎用户

ASMR 是一个缩写,全称是 autonomous sensory meridian response,用中文来说叫做“自发性知觉高潮反应”,也有“颅内高潮”、“大脑按摩”等比较通俗的叫法。

很多人都经历过 ASMR 而不自知,当一首意外好听的歌让你头皮发麻,一段寂静的树林落叶被踩碎的声音让你感觉背后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就是 ASMR 体验。ASMR 起源于 2008 年雅虎网上一个专门讨论这类感受的讨论组,今天我们迎来了它的兴盛时期,从视频主播到超级碗广告都有意识地对这种感觉加以利用,力图给受众带去愉悦的感觉。与此同时,ASMR 也是一种尚未被科学界完全接受的反应,因为它具有很强的主观性,目前也缺乏足够的样本数据来进行量化分析。

1. ASMR 是一种身体反应

ASMR 不仅仅是一种情绪体验,它确实能带来实实在在的身体反应,通常是一种身体局部的轻微颤抖感,从脑袋后部的头皮延伸至颈部和脊柱,有时会扩散到整个后背上部。我们对这种反应冠以 ASMR 的称呼不过短短 10 年,一些早期的研究就是为了证明它到底是真实的身体反应还是臆想出来的感觉。这些研究中,有一项特别有说服力,110 名志愿者一边观看 ASMR 视频,一边通过各种仪器监测他们的生理反应,结果表明他们的心率平均每分钟减缓 3 次。与观看非 ASMR 视频的对照组相比,上述志愿者的皮肤电导水平也有显著增加,证明他们产生的确实是生理反应。目前对 ASMR 的研究已经辐射到各个领域,医学界在这方面尤其活跃,研究者们希望借助它缓解一些与压力有关的疾病,比如失眠、抑郁和焦虑等。

2. 没人知道 ASMR 到底是什么

有一些众所周知的 ASMR 触发条件,比如低声耳语、指尖轻轻划过不同介质的声音等,不过并不是所有触发条件对所有人都管用。不同的人在触发 ASMR 后,身体的反应各有不同,目前对此也没有科学的解释。即使是专注于研究 ASMR 的专业网站“ASMR 大学”,到目前为止也只能解释 ASMR 为什么“可能”会起作用。对 ASMR 的解释,通常会根据不同的触发条件进行,比如低声耳语触发 ASMR,就被解释为内啡肽的激增,这是婴儿时期听到父母声音也会出现的反应。内啡肽激增刺激了多巴胺的分泌,给人带来愉悦感,有时还能与阿片样肽受体相结合,产生轻微的镇痛效果。另一种与大多数 ASMR 体验相关的分泌物是催产素,它也有助于减轻压力和缓解疼痛,同时还能通过增强内啡肽受体的敏感性来增强 ASMR 体验。

3. 视频主播促进 ASMR 推广

视频网站的兴起为 ASMR 提供了理想的成长土壤,活跃在其中的 ASMR 主播们通常被称为“ASMR 艺术家”。YouTube 上最出名的 ASMR 主播之一是 ASMR Darling,她的节目订户目前超过 230 万人,一些视频的播放量超过 3000 万次。除了 ASMR Darling 之外,还有一些 ASMR 主播在 YouTube 也拥有百万量级的订户,他们制作的节目各具创意,成为一支不可忽视的新生力量。ASMR 视频的最成功案例当属“汽车碾过或脆或软的东西”,视频中一辆车一次次碾过袋装面包、玩具球、尖叫鸡、魔方等物体,这段 5 分多钟的视频到目前为止获得了 8.86 亿次点击。在另一些流行的 ASMR 视频中主播们各显神通,有的品尝啤酒,有的翻阅书籍,还有的用不同的刷子轻刷麦克风,甚至还有人专门上传观看 ASMR 视频后产生反应的视频,其中一个也有 600 多万次播放量。

4. ASMR 背后财源滚滚

Gibi ASMR 视频混剪

ASMR 视频的走红让背后的一些顶级主播赚得盆满钵满,像当红人气 ASMR 主播 Gibi ASMR 每年的广告收入就有 50 万美元,这对一个 24 岁的女孩来说已经相当不错了。Gibi ASMR 的主要视频内容是抓挠、敲击,还有她个人偏爱的假装在日本露营,另一位 ASMR 主播梅肯娜·凯利则擅长用手掌和拳头制造出各种声音。凯利的节目订户超过 100 万,此外在 Instagram 上还有 50 万粉丝,年仅 13 岁的她平均每天收入 900 美元。ASMR 主播大都是网络时代出生的年轻人,他们的主体受众也是同龄人,他们和游戏主播这个群体一起打破了过去 YouTube 主播人红却无法变现的尴尬。许多 ASMR 主播的收入并不局限于网络广告,他们用个性化的体验吸引了愿意掏腰包捐款的铁粉,一些主播还制作销售个人专辑,把吸金能力发挥到了极致。

5. ASMR 渐现跨界趋势

移动互联网时代,一个像 ASMR 这样的东西开始走红时,注定很快就会被其他领域盯上,这样的跨界往往会产生一些很有意思的新奇玩意。为了迎合在 ASMR 粉丝中占主流的科技宅群体,许多 ASMR 主播开始尝试在节目中融入科幻角色扮演元素,得到了不错的反响。与此同时,ASMR 也在向游戏界进军,成为一种新的营销利器,像《堡垒之夜》这样广受欢迎的游戏越来越多地与 ASMR 结合起来。嗅觉敏锐的广告业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一新的流行趋势,德芙、宜家、肯德基等大品牌都推出了 ASMR 广告,国内的京东也推出过数支受到好评的 ASMR 广告。当然,ASMR 跨界中也不乏玩得比较出格的,比如一位女主播长时间抚摸一只超大的毛绒玩具猪,还有脊椎按摩师把骨头按得咯咯作响的视频等。一些严肃的 ASMR 主播担心,这种趋势如果持续下去,会给 ASMR 打上浅薄的标签,进而影响公众的看法。

6. 风景画家成为 ASMR 先驱

鲍勃·罗斯不会知道,自己在离世 15 年之后竟会被追奉为 ASMR 的先驱,这位风景画家毕生致力于通过电视推广绘画,从 1983 年到 1994 年间,他主持了 31 季《欢乐画室》系列节目。在这档半小时的节目中,罗斯向没有绘画基础的观众传授用快速技法绘画的技能,用最少的颜色和简单的分解步骤完成一幅油画。罗斯于 1995 年患淋巴癌去世,人们在总结《欢乐画室》长盛不衰的原因时意外地发现,他传授的绘画技巧只是一方面,许多观众是被他轻柔的语调、缓慢的说话节奏,以及画笔接触画布和调色板的声音所吸引,他们关注的并不是绘画本身。有些观众在观看《欢乐画室》时会在愉快的感觉中沉沉睡去,还有一些产生了难以言喻的欣快感,多年后 ASMR 兴起时,这些人才意识到那就是 ASMR 反应。今天,罗斯在网上得到了 ASMR 爱好者的广泛尊崇,《欢乐画室》节目在各视频网站上也掀起了又一波热潮。

7. 走向色情化的 ASMR

ASMR 反应与性快感之间具有一定的关联性,这种特性使它天生就很容易走向色情化。“ASMR 大学”网站的创始人克雷格·理查德博士曾指出,ASMR 视频引发的生理快感可能对部分观众产生移情作用,让他们转而迷恋引发这种快感的人或物体。虽然这种移情作用并不普遍,大约只有 10%的观众报告他们观看 ASMR 视频时产生类似性快感的感觉,但一些 ASMR 视频不可避免地朝着色情化发展。被称为“色情 ASMR”的这一分支,主要通过图像和动作,结合 ASMR 触发条件刺激观众的大脑,让他们产生性快感。在色情 ASMR 主播中,露乳沟是一种比较普遍的行为,YouTube 上比较受欢迎的这种主播之一是 Valeriya ASMR,她是一位体态丰满的金发美女,擅长用羽毛和发音触发观众的 ASMR 反应,节目订阅用户超过 67 万。

8. 好莱坞拥抱 ASMR

ASMR 触发条件与电影的构成元素高度重合,好莱坞当然不会对此视而不见,2017 年的电影《性别之战》就是第一部把 ASMR 融入其中的好莱坞电影。在这部描述 1973 年比利·琼·金和博比·里格斯那场男女网球单打大战的影片中,有一个场景是在理发店里拍的,还原了理发师用柔和的手部动作轻轻触摸头发,轻柔的背景音以及剪刀有节奏开合的声音等。电视节目中对 ASMR 的探索就更早更多了,美剧《嗜血法医》的片头就是整段的 ASMR,《太平洋战争》片头炭笔画过白纸的镜头也是。越来越多的影视明星、歌星和其他领域的名人也加入了对 ASMR 的探索,比如美剧《大爱》的主要演员克洛艾·塞维尼、《黑钱胜地》的主要演员朱莉娅·加纳,还有阿什顿·库彻、伊娃·隆戈里亚和拉塞尔·布兰德等都拍摄过自己的 ASMR 视频。

9. ASMR 不仅仅是视频

虽说视频是 ASMR 当前的主要呈现方式,但不能说它完整地呈现了 ASMR 的全部,在日常生活中的 ASMR 体验远比屏幕上的丰富。比如视频无法呈现的触觉就是一种高效的 ASMR 触发条件,尤其是对头皮、脚底和掌心等一些敏感区域的触碰,都有可能会引发 ASMR 反应。舒缓的手部动作和闪光也是 ASMR 的触发条件,有人认为在现实中看到这些条件比在屏幕上看到更有效,甚至看孩子在身边玩耍,也能让人进入一种舒服的恍惚状态。这种线下的 ASMR 体验也正在变得时髦,大大小小的体验剧场和体验馆纷纷成立,主要出现在思想开放、人均收入较高的城市,如纽约、旧金山和洛杉矶。一家 ASMR 体验剧场这样描述自己:“亲密的沉浸式剧场表演,在演员和观众之间营造一对一的互动。”

10. 许多人终生不懂 ASMR

不幸的是,很大一部分人终其一生也无法体验到 ASMR 究竟是什么。据估计,有 20%的人能够产生强烈的 ASMR 反应,40%的人有适度的 ASMR 反应,剩下的 40%对 ASMR 完全无感。由于 ASMR 是一种身体反应而非情绪,所以哪些人能感受到,哪些人不能感受到,在目前看来完全是随机分布的,就像有些人能把舌头卷曲成各种造型,有些人完全做不到一样。当然,对 ASMR 无感的人在观看典型的 ASMR 视频时,也会感到平静放松,但他们的身体不会出现那种轻微颤抖的舒适感觉。更多对 ASMR 无感的人,第一次看到 ASMR 视频时只会觉得奇怪和不解,英国电视台的一档早间节目主持人曾经公开嘲笑 ASMR 视频主播,这既表明该主持人完全无法体会 ASMR,也证明 ASMR 已经成为重要到可以在公共媒体上讨论的流行现象。

扫描二维码下载读读日报
© 2015 知乎

读读日报

发现更多新奇领域
在读读日报,还有上万个主编与日报。
打开读读日报
© 2020 知乎
请在浏览器中打开